上海治疗小儿癫痫费用要多少

2017-11-19 05:13

首页 > 山西日报 > 01
分享到: 评论:

    

南京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杭州癫痫哪个医院治的好,江西小儿癫痫病治疗疗法,上海失神性癫痫怎么治疗,江苏哪个医院看癫痫病看的好,江苏怎么确定癫痫病因,南京哪家医院治疗儿童癫痫病,浙江有治疗癫痫病的科医院,江苏怎么治疗癫痫病有效,江苏癫痫哪家可以治疗

  原标题:从中国农村到哈佛演讲台,这位80后小伙儿走出了自己的天空

  

  在出版的新书《走出自己的天空》中,何江写到这样一个故事。上初一的时候,他被蜘蛛咬伤了手,手肿得很大,伤口处又疼又痒,“像是有蜘蛛藏在皮肤里”。何江的母亲就从棉被中扯出一些旧棉花,一层层裹住他的手,再取一些家里酿的米酒,让他把手浸到米酒里。接着,母亲让他咬紧一根竹筷,叮嘱他:“待会儿用火烧一下伤口,别怕疼,火能解蜘蛛的毒。”

  何江半信半疑 :“你不会是骗我吧?!被烧伤怎么办?”

  “别担心,我会控制好时间。”母亲边说边点燃了火柴。火刚烧外层棉花的时候,何江并不觉得疼,但热度越来越高,他疼得想大叫,想甩掉燃烧的棉花,但被母亲制止了。强忍到火熄灭后,何江吐掉筷子,在房间里歇斯底里地又叫又跳。几天后,何江的手确实痊愈了。

  一年前,何江在哈佛大学做毕业演讲,开篇讲的正是这个故事。

  “有医学知识的人或许了解这个治疗手段的基本原理 :高热可以让蛋白质变性,而蜘蛛的毒液也是一种蛋白质,想起来也挺有意思的。”何江说,“当时已经是21世纪了,其实已经有很多治疗方法,没有火烤的痛苦,也没有烧伤的风险。”于是,他问自己 :“为什么在当时我没有享受到更好的治疗方法?”

  如今看来,《走出自己的天空》这本书与一年前的演讲有共同的寓意 :“其实,只要把现代社会里的知识分享传递给落后地区的人,就能轻而易举地帮助他们,摆脱落后,迈入现代社会”。何江说 :“如果这些知识能传递给像我母亲那样的农民群体,那么也许有一天,一个在中国农村被毒蜘蛛咬伤的少年,就不需要火疗,而是知道该找医生救治。”

  “读书是多么轻松的事”

  1988年,何江出生在湖南宁乡县停钟村的一个农民家庭,两年以后,弟弟出生。一家四口住在土坯房里,一到下雨天,房顶就漏雨,要用盆子去接。父亲高中毕业,母亲不识字,他们靠养猪、织网、种水稻维持生计。

  小时候,何江和弟弟要穿过长长的田埂和好几座小山头,去上学。冬天天亮得晚,哥儿俩常被山林里奇异的虫鸣鸟叫吓得大哭。

  因为自己没有机会上学,何江的母亲特别喜欢看儿子读书的模样。放学回家,母亲便让他和弟弟朗诵课文。等到他们读完了,她会倒上一杯茶,递过来,对他们说 :“你们嗓子干了,喝点水,再读些课文给我听。”如果何江向母亲抱怨学校里作业太多,母亲就告诉他 :“儿子啊,你是不是想帮我织张渔网?或者去帮你爸把那些地坪里的谷子晒干?要是你不想做作业,就来帮我们,反正我们也缺人手。到时候,你就会知道,读书是多么轻松的事了。”

  小学毕业后,何江转学到另一个村子读初中,离家十几里路。家里没钱,他只能骑父母结婚时买的二八式自行车。那时,他只比自行车高出一个头,只能跨进自行车架侧着骑。山路崎岖,一不小心,他就连人带车摔倒。何江说 :“我曾无数次咒骂该死的天气,该死的学校,该死的路,可就是舍不得骂我那不合适的自行车。”

  初中毕业,何江考入宁乡一中,却没能进重点班。他不是天才,但极为勤奋 :每天第一个进教室,晚自习最后一个离开 ;10分钟的课间也总是埋头读书,只在最后几分钟才跑去厕所;到了饭点,他要么立即冲刺跑,要么等到大家基本吃完再去食堂,因为不想在排队上浪费时间。几次考试过后,大家发现何江的名字经常出现在榜单的前几名,而那通常是重点班学生的领地。凭着自己的努力,2003年,何江考入中国科技大学。

  初入城市,他看到了一个不同的世界,在极大的求知欲背后,也有隐约的自卑感 :“我一般不会告诉其他人我来自农村,也尽量避免和其他人聊起小时候的事情。”

  大一假期,何江回到家跟父母说,以后想申请去哈佛读书,父亲笑话他吹牛。何江说:“从此,这件事只跟母亲说,不跟别人说,怕别人也笑话我。”他听一位老师说,申请哈佛成绩要第一名,思想品德也要好,他就努力每一科都考第一。他听同学说出国要英语好,放假一回来,就在家里跟着磁带念英语、背单词。申请去哈佛要过三道关,过了一关,他就打电话告诉母亲。凭着一股韧劲,何江申请到了哈佛生物系的博士项目,并获得了全额奖学金。

  在哈佛大学读博期间,何江研究超高分辨显微成像下流感入侵人体过程及大脑神经元细微结构。2016年博士毕业后,何江开始了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后研究生涯,研究基于纳米药物的癌症早期检测以及肝脏组织工程。

  

  近些年,华人科学家在美国取得了井喷式突破 :华人科学家取得越来越多的革命性成果 ;越来越多的华人科研人员在美国高校任职,在公司做到高层。在美国的这些年里,眼见的、耳闻的那些人、那些事,给了何江无限勉励。

 何江与庄小威

  另一位是34岁的华人科学家张锋,谈到这位同门师兄,何江激动地说:“他最近真是太火了!”张锋研究的真核细胞基因编辑工具CRISPR系统,被称为基因魔剪。未来人们有望通过这种工具编辑基因,治疗血友病、癌症等遗传性疾病。近几年,张锋因此项技术斩获多个生物学大奖。今年,他晋升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理学院终身教授,打破了钱学森35岁晋升为麻省理工学院理学院终身教授的纪录。

  这几年,美国的科研状况在经费上没有太多的改善,何江身边越来越多的同学回国任教,他们也常常交流。他觉得,与美国相比,中国在原创性方面确有一些差距,但也在逐步改善,尤其是今年,“那么多、那么密集”的高质量论文都来自国内的团队,这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因为科研的需求,何江近些年要在美国发展。虽不知要过多久,但他说未来会回国,因为牵挂着父母,还有乌江边的那个村庄。

责任编辑:张岩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南京哪里有治癫痫的医院

山西内陆江苏有哪些医院是治癫痫病的

视频/ 浙江哪个医院治疗儿童癫痫好
新晋界江苏哪家医院医治癫痫比较好